<acronym id="dhfeo"><listing id="dhfeo"></listing></acronym>

  • <em id="dhfeo"></em>

    <dd id="dhfeo"></dd>

    后疫情時代Taper(縮債)解讀

    2021-09-08 13:17:40 新鳳鳴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 167

          什么是Taper?

            在經濟金融領域,Taper常伴隨QE(Quantitative Easing,量化寬松)出現,QE指央行通過購買債券、銀行金融資產等做法向市場注入流動性,而Taper是指央行逐漸縮減資產購買規模,逐步退出QE,收回QE向市場投放的流動性。


            Taper會影響什么?

            市場受到的沖擊主要來自于預期外的Taper信號。美聯儲首次暗示或公開討論Taper時市場反應最大,此后恐慌情緒邊際遞減。

            縮減恐慌沖擊下,全球主要資產價格普遍承壓。美債收益率加速上行,股市下跌,大宗商品價格走低。其中新興市場壓力最大,并且當市場逐步消化了恐慌情緒后,其資產價格反彈幅度較弱。

            匯率方面,美元指數獲得一定支撐,尤其是開始Taper后,伴隨加息預期升溫。 


            歷史上Taper對市場的影響:

            2013年5月時仍美聯儲主席的伯南克發表了著名的Tapering Talk,提出逐步削減并最終退出QE,投資者迅速調高了對美國政策利率的預期,引起了美國股市的波動,標普500當日下跌0.8%,之后大約一個月時間里回調5%左右。但由于基本面向好,美股整體向上趨勢未改,尤其是在2013年12月QE3實施減量、2014年10月QE3正式退出后,美股并未大幅回撤。

            2015年12月,美聯儲時隔7年首次加息,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從0.25%提升至0.5%,標普500當日下跌1.5%,之后大約一個月時間里回調10%左右。

    image.png

            從QE3 Taper整個過程的不同階段來看,全球不同國家和地區股市表現差別很大,這當中主要是受各國基本面因素影響:

    TaperTalk至美聯儲加息期間,其他股指漲跌幅(%)

    image.png

            QE3從TaperingTalk到最后美聯儲加息不同階段內,各大類資產漲跌區別明顯,美國股市由于基本面向好的緣故,整體上并未出現大幅回撤,只是短期內出現波動,相比較來看,油價、金價以及銅價受流動性影響嚴重,尤其是布倫特原油,在QE3完全退出至加息前這一時間段內下跌高達56%。

    Taper Talk至美聯儲加息期間,大類資產漲跌幅(%)

    image.png 

            為什么說此次美聯儲Taper節奏和2013年不一樣?

            超預期是首次2013年Taper引發市場劇烈動蕩的主因,而此次Taper通過信號作用影響市場的力度料將減弱。

            美聯儲的首次Taper開啟得有些突然。彼時,美國失業率仍在7.5%左右,核心PCE為1.5%,不及美聯儲設定的2%的目標(目前美國失業率5.4%,核心PCE3.6%,等于通脹壓力高于2013年,失業率低于2013年,形勢更有利于Taper),因此市場此前并未預期美聯儲將準備縮減購債。

    伯南克討論和正式宣布Taper的關鍵時間點

    image.png

            與上一次Taper相比,本次Taper再度引發恐慌的可能性下降。一方面,2013年時市場對于Taper毫無成熟預期,QE1和QE2均未經歷過縮減購債階段,且當伯南克首次吹風Taper時美國的經濟數據尚未構成強有力的支持,因此,伯南克的Taper言論讓市場措手不及。而當前美國通脹壓力已明顯增加,遠高于美聯儲設定的2%的長期通脹目標,Taper的客觀條件逐步成熟;另一方面,相較于2013年,當前的美聯儲已更加注重與市場的溝通,前瞻指引成為了重要的貨幣政策工具之一。本次Taper前美聯儲通過會議紀要、官方講話等方式,提前引導市場情緒,以防出現超預期狀況而導致市場超調的現象。

            由此,Taper通過信號宣示作用影響市場的力度料將減弱,市場對于Taper的預期將以相對溫和的方式反映在資產價格中,且主要集中于交易層面,比如在美聯儲貨幣政策會議或重要官員講話前后,會出現美元走強、利率抬升、風險資產承壓的情況,但擾動程度將不及2013年。待充分消化Taper信號后,市場將重回此前的運行邏輯,即全球經濟復蘇深化,流動性尚未實質性惡化,風險偏好仍在。

     

            什么是杰克遜霍爾會議,這次會議結果是什么?

            杰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是全球央行政策的風向標,素有政策拐點“晴雨表”之稱,對市場有重大影響,資本市場參與者常常通過觀察和聆聽各央行行長在該會議上的發言來判斷全球央行后市的政策走向。

            在美聯儲此前公布的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官員在7月議息會議上討論了可能在2021年底前開始縮減購債規模的計劃。大部分官員認為在通脹目標方面已經取得足夠進展,且在就業方面也取得了進展,認為在今年晚些時候開始縮表計劃可能是合適的,但是對于縮表的具體時間點仍存在分歧。因此,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本次年會上的講話,是否會釋放更多縮減購債規模計劃的信號,引發市場的高度關注。

            8月27日鮑威爾在會議上講話內容與7月FOMC會議的差異并不大,未釋放更多增量信息,意味著大概率不會在9月宣布Taper,令市場有些“失望”。

     image.png

            預計什么時候Taper?

            年內還剩3次FOMC會議,分別在9/23、11/4、12/16。因此,美聯儲實際上面臨兩種方案:

            (1)11月宣布Taper,從12月開始實施;

            (2)12月宣布Taper,從2022年1月開始實施。

            市場普遍預期11月的FOMC會議會正式提出縮債計劃。變異疫情和短期就業影響的主要是經濟復蘇節奏而非整體趨勢,不足以改變美聯儲的決策方向。


            鮑威爾屢屢鴿派的其他原因:

            鮑威爾擔任美聯儲主席一職將于2022年2月5日正式到期。多家媒體稱,美國總統拜登的顧問們正考慮建議鮑威爾連任美聯儲主席。人事決定預計將在9月6號(Labor Day)前后做出。

            一位優秀的美聯儲主席,需要經濟政治平衡術。對于美聯儲潛在候選人,經知情人士透露,拜登顧問一直在研究潛在候選人的公開演講和評論,并尤其關注對勞動力市場的看法。而鮑威爾屢屢提出就業最大化是Taper的一大前提,就業沒有完全恢復前不會停止量化寬松,相信是順勢而為。

     

            本月非農如何看:

            美國8月ADP就業人口僅增長37.4萬,遠遠低于預期的增長61.3萬。數據公布后,市場對美聯儲收緊的預期降溫,美元繼續回落,非美延續反彈,黃金則陷入震蕩。

            8月初靚麗的就業報告公布的是7月份的非農報告,7月份恰逢美國多個州結束發放失業補助,一大批勞動者重回工作崗位,就業人數增加。8月面臨疫情反彈,預計不會是一個全面利好的數據。更可能是好壞參半的數據,這種數據會讓市場對美聯儲收緊的預期降溫,進而打壓美元,利好大宗商品。但是數據又不會很差,不會影響到美聯儲的收緊步伐。

            因此,本次數據,比較大的兩種情況是,就業人數不及預期,但是失業率、薪資符合預期;或者就業人數符合預期,但失業率、薪資不及預期。昨天美元延續下跌,這與8月份小非農不及預期后美元反而維持強勢的表現完全不同,這也側面反映了,市場對本次非農并不樂觀。

    樱花男女操鸡网站